资管新规仍在各部委博弈中 出台时间不确定

   据财新消息,由央行牵头的资管新规仍在各部委博弈之中,还不能确定最后出台的时间。

   今年二月份就有媒体报道称,监管部门正在就全面规范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进行讨论及征求意见。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曾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由央行牵头,“一行三会”一直在紧锣密鼓地从事资管业务整体监管框架的统一设计,资管业务有着共同规律,统一监管规则是非常必要的。

缘何呼唤资管新规

    自2015年场外融资加杠杆引起A股剧烈波动后,加强金融混合经营的风险防范就逐渐成为监管共识。“三会合一”的说法在2016年一度十分热闹,虽未正式得到证实,但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一度成为今年两会时的热议话题。

近几年,资产管理行业早已形成混业经营的大资管竞争格局。从银信合作到银证合作,银行类信贷资金出表,借道信托计划或券商产品投向房地产;公募牌照申请对私募机构开放,券商资管、保险、私募公司等都可以申请公募基金管理人的牌照;信托公司发行证券投资类产品,券商资管与公募基金展开对银行委外资金的争夺,等等,这些都表明,金融机构早已在资产管理领域形成混业经营。

但我国目前的金融监管体制仍是按机构类型进行监管,难以适应混业经营趋势下的监管要求,甚至因各类机构的资管产品标准不同而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。

周小川早前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表示,资管行业存在几个突出问题:一是理财产品市场上标准差距太大、套利机会太多、投机性过强等混乱问题;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,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;三是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嵌套运行,来回在金融系统里转。

影响几何

统一资产管理类业务的监管标准,设计的初衷是希望制止金融机构利用监管标准差异进行监管套利,还能避免因监管标准不同造成的市场不公平竞争。

不过业内人士有不同看法,今年3月份,曾有机构向媒体出示了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,机构人士向媒体表示:“从内部稿看,资管新规将影响到十万亿以上的资产,以及数以万计的金融从业者的生计。尽管经过多方博弈,资管新规的最终执行稿可能和内部稿大相径庭,但监管基本思路是明确的,那就是金融降杠杆,去产能。”